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清華校友!! 歡迎您
清華校友!! 歡迎您
選擇服務
聯絡資訊

Tel:03-5162478
Fax:03-5162477
alumni@my.nthu.edu.tw
辦公室:清華名人堂2樓

[清華人故事館]吳佳懋(核工89)/奕青莊園莊主

[清華人故事館]吳佳懋 奕青莊園莊主

撰文/游庭皓(經濟系19級),攝影/徐俊儒(數學碩)

【吳佳懋小檔案】
學歷:國立清華大學核工系 1989
現職:奕青酒莊莊主

棄核從農 選擇一條沒人走的路

他是清華核工系高材生,原本將為台灣核電注入新血,卻因為心中的創業種子不斷茁壯,最後他脫掉西裝,回南投接下家中梅子產業,建立台灣優質梅製產品進軍國際。

    「人都是有溫度的,用你的溫度就能改變世界。」奕青莊園莊主吳佳懋用手指搓揉梅酒瓶子上的體感標籤,轉眼間,瓶上的梅樹褪色成一隻梅花鹿。奕青莊園是一家酒莊,這間酒莊位於南投水里,距離交流道40分鐘車程,擁有15公頃的梅園、露營區和餐廳,強調的是生活心靈,結合鄉村與大自然。

核工出身 卻返鄉務農

    時間倒轉回一九九一年,從清大核工系畢業的他,在退伍後,到台北萬里的核二發電廠擔任工程師。然而,他卻很不適應台北的天候、環境。台北冬天常下雨,我每天穿西裝淋細雨,騎車到核二上班,心情很不好,總是懷念中南部的陽光,」於是,在生了一場大病後,吳佳懋收拾行李決定回南投老家務農。得知兒子決定回鄉務農,父親曾勸他不要放棄優渥工作,但他堅持不願再當工程師後,家人也只好接受。後來,吳佳懋與太太秀容認識,然而,岳父卻堅持女兒不嫁入農家,吳佳懋只好到高雄擔任放射腫瘤科物理師,並與太太結婚,但才工作不到一年,仍決意回南投當農夫。畢業後他大可選擇在電廠、醫院工作,或是留在加拿大,他卻回台灣老鄉務農、創業,我認為很crazy。」吳佳懋的女兒吳奕青在電訪中說道,她現在在加拿大多倫多大學讀書,「奕青莊園」的取名就是因為她。

面臨外銷困境 產業轉型殺出血路

    一九九四年,吳佳懋接下家中祖業,親自栽種梅子。然而,才不到一年,對日的外銷被大陸完全取代,三、四百萬的營收突然歸零,滯銷問題讓他深陷困境。當時日本是台灣梅農的主要外銷對象,日本改使用大陸梅子後,讓台灣梅子產量大幅衰減。吳佳懋迫於壓力,帶領家族開始轉型。當年,梅子總是運到日本後才開始加工製成產品,吳佳懋認為,只要學會加工、模仿日本產品,必可轉型成功。找到切入點後,他往返於各大學食品系間,學習梅子的加工製程,也到各種農業訓練班獲得新知識。在訓練班裡面,老農們都隨性的坐在後面聊天下棋,只有我像書呆子一樣每次上課都坐第一排,感覺好像回到了大學時期。」在多方學習下,吳佳懋得到技術協助,學會了青梅的加工製程,成功將傳統梅農轉型為青梅加工業。

 

大自然反撲 讓他改變了農業思維

    從來不曾飽受風災的家園,卻因兩場風災和一場地震,改變了吳佳懋對大自然的看法,進而省思了自己的農業思維。「我們家在南投玉山山麓,以前颱風來都不用怕,因為在氣流經過玉山時就會被擋下來,梅樹不會受傷,」然而,民國八十五年的賀伯颱風,降雨量接近兩千公釐,家中梅園因道路中斷,連續三個月沒水沒電,只能靠救助隊補給。民國九十年的九二一大地震,也造成南投大面積土石剝落,「當時我家隔壁的山頭整個塌下來,現在想來還是很可怕。」而當年的梅芝颱風也對南投水土造成了重大影響。三場天災,讓吳佳懋重新省思,台灣農業的新思維。他說,台灣農民求產出大量、廉價,不顧水土保持,天災一來,反而容易土石流。他認為,只有提高附加價值,改做量少但是質優的農產品,減少大自然負擔,才能夠達到永續發展。

走向品牌之路

    當時,家中製造的梅酒、梅精,多半是拿到小農市集去賣,品牌概念不強,但是他堅持做品質最高的產品,任何產品的包裝和農藥檢測都是做到業界最好,於是開始有了口碑,銷量逐漸穩定。2002年,吳佳懋成立奕青酒莊,開始了他的品牌之路。他開始研發自家酒類品牌—月美火烈,打著高品質和在地結合的好口碑進駐新光三越。短短幾年內,已擴展至11家營業據點,大遠百、遠東百貨都有賣他的產品。04年,奕青品牌代表台灣榮獲「世界包裝之心」獎項,並在兩年內成功打入國際市場,在美國、香港、新加坡、中國大陸市場都買得到他的產品。吳佳懋承認,自己在做品牌時遇到很大阻力,因為加工業做久了,突然要出來做品牌,實在很難想出一個好概念,但皇天不負苦心人,三場天災讓他審思自己品牌價值,要做到附加價值最高,並與土地結合的產品。「台灣有這種思維的人很多,但他們往往只講假故事,不講真故事。」吳佳懋說,台灣本土品牌很多,但往往品牌故事和實際生產方式大相逕庭,近年食安危機出現,國人反而不太信任自身品牌。

農業價值正在劇烈轉變

    對吳佳懋來說,以前農民照顧的是我們的肚子,現在是照顧我們的心靈。「台灣人以前窮,需要農民大量且廉價的農作物;現在台灣人有錢了,他要的是安全保證、高品味和親近感。」他說,這也是他在莊園內設立露營區的原因。近年來,許多農主從食安危機看到翻專農業本質的契機,開始實施自然農法,完全不添加任何農藥和肥料。許多農場也改變經營模式,開放讓民眾參與。吳佳懋說,這是一個趨勢,傳統農業價值已經撼動。 「我招募員工的唯一條件,就是看他會不會聊,他如果能把我的品牌聊得好,我就錄取他。」對吳佳懋來說,農業技術門檻不高,一個好的產品,關鍵在於和消費者的互動,有好的品牌故事才能大賣。

建議青年回流 另闢戰場

    談到年輕人創業,吳佳懋說,很多頂尖大學生畢業後到台積電、聯發科工作,在世界上最競爭的行業裡打滾,雖領高薪,卻無法創造自身價值。相對於走向看似順遂的道路,不如換個戰場,更容易成功。他提到,目前台灣本土農業品牌還不多,叫年輕人回流,不是拿起鋤頭下田,是幫助農家打造品牌,創造高附加價值產品。做一件同輩間都沒人做的事,成功的機會大得多。「去選擇一條沒人走的路。」回首當年,一個從核工專業出身,一路不畏艱辛,帶領產業轉型、自創品牌的人,吳佳懋所選擇的每一條路,都是沒人走過的。

瀏覽數